Recent Articles

    不太宽的马路上

    2021-01-22 14:50

    而在经一路环卫中转站门口,环卫工刘女士边擦汗边说:“我们得排一夜队才能轮到。一天一夜不睡觉,然后又接着上班,你想想我们啥滋味吧!”记者了解到,近一周来,不少环卫工凌晨两三点就拉载垃圾向中转站跑。而由于清运车不来,他们只好干耗等待,在酷暑中坚守。

    3个月来,郑州垃圾综合填埋场已第三次被堵了,而填埋场自2005年建成后几乎每年都要被堵。

    “从8月5日郑州综合垃圾填埋场被堵后,每天往中转站送一趟垃圾,简直比登天还难。有时候需等一天!”垃圾清运人员李某说。

    谈到村民所说的渗滤液随意排放的问题,垃圾填埋场科研所一工作人员说,垃圾填埋过后上面会覆盖一层黑色的塑料膜,雨后塑料膜上有雨水。一名工人在抽排雨水时,塑料膜破了,抽出的水就变成了雨、污水的混合水,不是偷偷抽排渗滤液。

    “对于村民提出的搬迁要求,建设用地已批准,新建小区有可能在今年10月份破土动工。相信随着整体搬迁,填埋场的问题将得到有效解决。”郑州市城管局副局长宋长德表示。

    “垃圾堆满路,臭死人了,大家都是捂着鼻子从这里过。早上路过时,还听到环卫工人在抱怨。”附近商户朱师傅指着北边说,“这条街有十来个家属院,都是这些家属院清扫垃圾的人倒的。听说是垃圾中转站运转不过来,才倒在这里的。”

    关于垃圾堵路的信息不断刷新着报社的热线信息平台,背后凸显的是市民遭遇垃圾围堵的煎熬和无奈。

    (责任编辑:邓一)

    3个月来,郑州垃圾综合填埋场已第三次被堵了,而记者了解到,填埋场自2005年建成后,几乎每年都要被堵(本报曾多次报道)。

    “为什么垃圾场会屡屡引发围堵事件,主要原因是什么?是村民无理取闹,还是环卫部门确实失职?是偶然还是必然?是个性还是共性?这些都应引起我们的思考和重视。”郑州大学公共管理学院一位教授表示,郑州垃圾场被堵事件直接影响到城区数百万百姓的生活环境,这一重大民生问题,应该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,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。如何彻底解决问题,考验着政府的智慧和对公共事件的处理能力。

    “我们答应了村民部分合理的诉求。晚7点后,清运车已可进场倾倒垃圾,垃圾清运秩序恢复正常。”郑州市城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。在他看来,填埋场遭围堵的事情可能暂告一段落,可这种“和谐”景象到底能维持多久,他心里还是没底儿。

    记者了解到,为尽早解决此次“垃圾危机”,郑州市城管局、二七区政府以及相关部门一直在积极协调。截至昨晚7时许传来消息,经过谈判,填埋场遭堵的问题暂时得到解决。

    由于市区的垃圾无出路,填埋场被堵后,郑州市有关部门的领导都是忧心如焚,紧急与村民协商。村民和政府之间的“拉锯战”就一直在持续,郑州城区几乎每年都要爆发“垃圾危机”。“垃圾危机”更像是公共卫生利益被“挟持”的一个样本。

    “每年,附近村民都要堵垃圾场,以此提出一些新的要求。有些要求是合理的,我们都尽量满足。可有些要求,则不尽合理。”采访时,郑州市城管局相关负责人表示,而由于城市的垃圾必须有出口,为息事宁人,他们都不得不妥协。

    同时,记者还了解到,按照郑州市十二五规划,郑州还将在郑东新区新建垃圾发电厂。通过这些新的举措,郑州市区的垃圾问题将得到较好的解决。

    作为压缩、运输生产生活垃圾的中转站为什么没有发挥正常的功能?带着疑问,记者近几天每日到渠西路垃圾中转站探访。连续几天,该中转站门口都排有三四十辆装满垃圾的三轮车,绵延二三百米长。

    “市区垃圾清运困难,是因为上周侯寨垃圾综合填埋场被村民堵住,垃圾转运车都到了荥锦电厂,而荥锦电厂又一时无法将这么多垃圾消化。”郑州市城管局市容环卫管理处于朝臣处长解释说。记者看到,在通往侯寨垃圾综合填埋场的路上挂着条幅,约40名村民聚集在填埋场门口对面的树荫下。

    “难道是环卫工罢工了,都把垃圾倾倒在了路上。”8月10日早上,大河报热线不断接到市民反映。记者根据居民的指点先来到卫生路和岗杜街交叉口附近。现场,不太宽的马路上,倒满了生活垃圾。“瓜皮、烂菜叶、破拖鞋、卫生纸……散发出刺鼻的恶臭味,老远就可以闻到。”

    很多小区也在上演着“垃圾危机”。“我们小区的垃圾已经三四天无人清理了。现在,楼门口的垃圾桶堆得像小山似的,恶臭难闻。”西三环湖光苑小区业主吴女士说。

    烟厂西街中段堆放许多生活垃圾,几天时间无人管;弓庄的生活垃圾都堆放在小区北墙,气味难闻……

    郑州城区爆发的“垃圾危机”让市民深受其扰,“垃圾危机”更像是公共卫生利益被“挟持”的一个样本。有关部门虽每年都协调,但协调总不彻底,陷入了堵路——协调——再堵——再协调的怪圈。如何彻底解决问题,考验着政府的智慧和对公共事件的处理能力。

    而填埋场附近的村民则表示,填埋场给村民健康造成了极大危害,理应给予相应补偿。另外,他们不少人一直希望能整体搬迁,可政府迟迟未付诸行动。

    据了解,郑州市区日产生生活垃圾约4000吨,主要由位于侯寨乡的第一垃圾处理场填埋处理和荥锦电厂焚烧处理,电厂处理约占总量的2/3,这样每天就有约1/3的垃圾不能及时送出城。

    先是郑州市唯一的垃圾综合填埋场被堵,市区所有垃圾全拥向荥锦电厂(即荥阳垃圾电厂)。因荥锦电厂每日“消化”能力有限,致使清运车无法正常运转。继而,终端向上游传导,市区垃圾无出路,堵在了中转站门口或小区里。

    说起堵门原因,附近张李垌村不少村民很是气愤。“我们这次来堵门,是前几天抓到填埋场的人将垃圾中的渗滤液(生活垃圾在掩埋后,化学反应产生的液体)向下水道随意排放。”一村民说,同时向记者展示了他当时所拍的照片。

    昨天,记者在荥锦电厂看到,这里排队的各式垃圾清运车已超过130辆,但仍有源源不断的垃圾车向此聚集。说到排队,等候司机是苦不堪言。“以前,每天9点就能跑三趟。现在忙到下午五六点,也才能跑两趟。光在这儿等,就需五六个小时。”

    布厂街锦艺新时代小区堆放许多生活垃圾,几天时间无人管;华山路与中原路交叉口附近垃圾遍地,整条街都很臭。

    村民们称,垃圾场自2005年运营以来,村民对垃圾场散发的臭味无法忍受,村里不少孩子出现皮肤病,村民们认为生活在垃圾场附近,健康受到严重威胁。